第三卷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圓滿”簽約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楊笑云在聯系過自己的兄長,也就是楊氏集團董事長之后,同意了白小升給出的報價,不過他也表示,合作方面,他們楊家要增加一些條件。

    對此,白小升也想聽聽,他們想加的,是什么條件。

    在這件事上,白小升得到董天璐那些人的全權授權,也是當做自己生意那般用心的。

    楊笑云聞言,對白小升道,“白先生,這以往呢,我們跟貴方而論,是賣方,我們會負責把能源產品從礦區或者工廠輸送到港口,然后租借游輪運送到華夏,這是一個既定流程?!?br />
    白小升點頭。

    “不過今年呢,這情況有點不一樣。為了降低運輸成本,我們集團決定,不打算再那么做了?!?br />
    白小升看著他。

    “這里面不光成本因素,策略調整,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我們跟原有的運輸公司眼下正在打官司,已經停止了合作,缺少了運輸方面的硬件條件,我們家族正在尋求新的合作方,但現在還沒有合適的?!睏钚υ频?。

    這番話,讓白小升懂了。

    “也就是說,楊氏集團因為各方面原因,不能再‘包郵’了,對吧?!卑仔∩?。

    說話之際,白小升心思一轉,紅蓮就檢索出了相關新聞。

    確實,楊氏集團現在正跟原有運輸公司,對簿公堂。

    楊氏集團指控對方在一起重大事故中失職,并且存在諸多運輸風險,對方則指控楊氏集團意圖單方面違約。

    涉及到兩個龐大商業體撕破臉,這里面的水其實很深,不是看一些報道就能洞徹其中玄機的。

    白小升只是確認了一下楊笑云所言,也就沒有深究。

    楊笑云聽白小升口中“不包郵”三個字,先是一怔,旋即笑了起來,道,“雖然我們的產品不是什么快遞,但這么理解卻也不錯。不再擔負運輸,這也是為什么,我們會很輕易地降低漲價幅度的一個原因吧?!?br />
    白小升一副了然之色,微微點頭。

    方才,他就奇怪。

    奇怪楊笑云為什么那么輕易就“妥協”,答應了他的壓價。

    方才,跟楊笑云的談判,沒怎么費力,就算雙方在某些方面有分歧,也是按著事實、數據解決的,太順了!

    白小升從來都不相信商談能如此輕松。

    要說楊家是怕一口氣得罪了所有的華夏合作方,所以讓步,那理由顯得有點牽強。

    楊家手握的產品其實并不愁銷售。

    商人逐利,哪有放著真金白銀不賺的道理。

    再說了,這涉及到的是家族的利益,有時候便是族長都不一定能如此痛快讓利。

    所以,白小升一直在思考,楊笑云以及他楊家為何在價格方面虛晃一槍,又不當眾去賣那個面子。

    現在,明白了,人家是在運輸方面要收回成本,不“包郵”了。

    “但以往的價格,就是計入了運輸成本的,如果楊氏集團不再負責運輸,我方的運輸過境成本會暴增,您那邊雖然降低漲價幅度,但算下來……恐怕對我方而言,非常不合適?!?br />
    白小升自然是不肯答應。

    答應了,回頭也沒法交代。

    楊笑云忙笑道,“白先生,你還沒聽我說完,不要急啊。我們怎么可能在漲價的同時,還要把運輸成本全推給你們呢。這不合規矩,也顯得我楊氏集團太沒有格調?!?br />
    白小升等著他繼續說。

    “事實上是,我們想跟貴方確定一個新的運輸方案,也就是雙方按著一定比例來分攤運輸費用,但需要你方去聯系運輸公司,你方跟運輸公司簽約?!睏钚υ平忉尩?,“我方目前正與原有合作的運輸公司打官司,在厘清雙方責任與問題之前,不愿橫生枝節,這,白先生可以理解吧?!?br />
    楊笑云這么一說,白小升點點頭。

    涉及到官司指控的相關內容,楊氏集團如此決定,卻也有一些道理。

    更主要的是,也許楊氏集團在正式重新選定運輸方面的新合作方之前,不愿隨便跟一家運輸公司合作,以免給媒體口實,以及被外界所誤會。

    “卻不知,這運輸成本分攤,楊氏集團是如何打算的?!卑仔∩?。

    楊笑云報上了一個方案。

    白小升沉思片刻,算出這方案不算是太過分。

    但基于自家商團成員利益的考慮,白小升往下壓了壓。

    與方才的爽快不同,這回楊笑云直接搖頭,不同意白小升的報價。

    隨后,雙方就如同扯大鋸一般,你來我往,一絲一絲的來回爭,在不妥協之間試探著,要選出一個平衡點來。

    這次,楊笑云才像一個真正的市儈商人,一點都不大氣。

    反倒讓白小升覺得他更真實。

    倆人爭了半個小時,最后才終于達成了一致。

    白小升跟楊笑云倆人,都舒了口氣,看著對方,皆是展顏一笑。

    “白先生,見笑了,方才之爭,大家都是對公不對私,身不由己,能理解吧?!睏钚υ菩呛堑?。

    “楊先生所言甚是,方才分毫必爭,我也是受人所托,身不由己?!卑仔∩残呛堑?。

    雙方之間,氣氛一下緩和不少。

    “對了,白先生,還有件事,我須得給你們說清楚?!睏钚υ扑坪跸肫鹗裁磥?,剛端起茶杯又放下。

    白小升頓時好奇看向他,“但說無妨?!?br />
    “是這樣的?!睏钚υ茰惤恍?,壓低聲音道,“你們要尋運輸公司,必須得在愛莎酋長國內找,不能去其他地方?!?br />
    白小升聞言,頓時目光一奇。

    “怎么講?”

    “是這樣的,我們在這邊的企業,跟愛莎酋長國.政.府簽訂了協議,幫著他們提升就業崗位,推動經濟發展,他們給與我們優惠政策以及免稅扶持?!睏钚υ频?,“因為今年一些原因,我們沒有完成約定內容,所以呢,得在這方面轉圜。你懂的,哈?!?br />
    原因是聽得懂。

    白小升卻皺眉道,“但這么一來,可供我們選擇的,就少了吧?!?br />
    楊笑云忙笑道,“愛莎酋長國內,滿足相關運輸條件以及設備的公司,一共有兩家。不過那兩家目前還有哪家有能力再接下這筆單,就不得而知了。得你們去談,我們就不能出面了?!?br />
    眼見白小升準備發聲,楊笑云又急忙道,“方才,我跟你約定的那個運輸成本分攤比率,因為這件事,我方愿意再讓一定比例!”

    剛剛還毫厘不讓的楊笑云,一下子又變得大氣起來。

    似乎是怕白小升覺得自己話虛,楊笑云直接報上一個新數字。

    這樣一來,比白小升最初所報的數值,竟還要優惠。

    白小升想了想,點點頭。

    旋即,白小升似笑非笑看楊笑云道,“楊先生又變得這般大氣,不會是楊氏集團早就做好了調查,早就想用這個分攤比例了吧。我猜,你們是提前知道哪家運輸公司目前有能力接下這筆大單,說不定,還提前跑去跟他們再談一筆合作?!?br />
    這也不無可能。

    不然,楊笑云怎么會主動讓利。

    聽白小升這么一說,那楊笑云頓時一副苦笑之相,跟白小升道,“白先生,你真的是說笑了!我們現在正打官司,還選擇新的運輸合作公司呢,在那之前怎么會再生波折,為了點小利就貿然接觸一家運輸公司談合作呢,沒有的事?!?br />
    楊笑云矢口否認。

    這種事,任誰也不會承認。

    至于真相如何,有沒有,怕也只有楊家人自己知道。

    白小升拿到了心滿意足的價格與條件,自然也是隨口一說,對那些不再關心。

    “那既然如此,我們就遵從您的意思,去在那兩家運輸公司之間,選出合適的合作對象?!卑仔∩Φ?。

    楊笑云頓時笑逐顏開,連連點頭,并且主動舉杯,“跟白先生達成一致,深感歡喜?!?br />
    “預祝合作成功!”白小升也端起茶杯,笑著跟對方碰了碰。

    這場商業談判,至此算是敲定了下來。

    彼此雙方,都拿到了想要的東西,也還都滿意。

    楊笑云看了眼時間,嘖嘖道,“哎呀,都這個點了。跟白先生聊得愉快,都忘了時間,咱們倆在這里一坐幾個小時,談的忘我,想來那邊的參觀也結束了?!?br />
    時值中午,確實不早了。

    “參觀應該結束了吧?!卑仔∩驳?。

    楊笑云對白小升笑哈哈道,“白先生,咱們一道去用午餐吧。我從家里帶來了幾個廚子,都是大廚級別,備下了一頓豐盛的宴席,等會兒,您給品鑒一下?”

    “有心了?!卑仔∩那椴诲e,笑道。

    這倆人把臂言歡,出了這間貴賓室,往那間大會客室走去。

    迎面,正巧遇到楊一山走過來。

    “一山,怎么樣了,帶著各位貴賓參觀完了沒有?!睏钚υ评事暤?。

    楊一山看看白小升,跟自己父親嫣然一笑,“爸,上午的參觀項目都已經結束了,董天璐小姐他們都表示非常滿意?,F在,是不是該去餐廳用午餐了?!?br />
    楊笑云頓時點頭,“去安排吧?!?br />
    楊一山不急著離開,對白小升笑笑,詢問父親道,“那您跟白先生的對話,是不是也有了一個結果?!?br />
    在看白小升時,楊一山保持笑容,不過眸子里卻有種“白小升有沒有被她父親拿下”的詢問之色。

    或許,在她眼中,白小升這般人物,根本就不配與她父親相提并論,一個靠背景來鍍金的貨色,豈是她父親的對手。

    “咳,我跟白先生相聊甚歡,已經在諸多問題上達成一致,吃過午飯之后,我會親自擬出合同,這你不用多問?!睏钚υ茡P聲跟女兒道。

    楊笑云也看出楊一山似乎對白小升相當不以為意,又見白小升風輕云淡,似乎對此視若無睹。

    楊笑云是跟白小升面對面“交鋒”過的人,自然知道這年輕人絕非旁人眼中那般稚嫩,相反不管是言談交涉、思維轉換還是對信息掌控都老道精湛,連他當時都覺得壓力倍增,甚至更甚于董天璐那些成熟商人。

    自己這女兒對如此人物輕慢,實屬不該。

    楊笑云頓時有幾分肅然,沉聲道,“一山,白先生深諳商道,便是我都對他佩服無比,有機會你要多向他請教,白先生若能指點你一二,就足夠你受用!”

    楊笑云越是認真,楊一山越覺得自己父親是當面抬舉白小升,在給對方灌迷幻湯。

    “是,父親,我知道了。有機會,我一定多像白先生討教?!睏钜簧矫菜乒郧傻匦χ饝?。

    “楊先生謬贊,是我還要多向您學習?!卑仔∩恍?,謙虛道。

    楊笑云忙客氣跟白小升點頭,眼看自己女兒口服心不服之態,知道三言兩語不能惹她重視,現在也不便跟她多言,頓時揮手讓她去準備午宴。

    楊一山領命離去,楊笑云便帶著白小升重新奔向會客室。

    會客室里,董天璐等人已經在歇息等候,眼看白小升跟楊笑云回來,眾人頓時目光期待,紛紛打起了招呼。

    簡單招呼之后,白小升、楊笑云當即把倆人談攏的東西,告知給在場眾人。

    畢竟,在場的人才是真正要跟楊家簽約的人。

    得知最后談判結果,董天璐那些人無不驚喜。

    白小升給他們談下的價碼,比他們預期的,簡直還要好太多了!

    對于楊笑云所言的運輸方案,眾人也皆是同意的。

    楊笑云當場承諾,在下午眾人離開之前,雙方就能先簽署一些合同協議。

    如此,更讓眾人歡顏。

    氣氛無比融洽之際,楊一山前來請眾人移步餐廳。

    這合作意向達成,哪能少了美酒助興,眾人頓時欣然起身,在楊笑云父女陪同下,一道前往餐廳。

    楊笑云跟白小升說了,他從家族中帶來廚師。供職于大家族中的大廚,那手藝確實極好,再加上備料都是上上之選,精心烹調,所上菜肴都堪稱極致。

    宴席之間,觥籌交錯。

    可說是,賓主盡歡。

    酒宴之后,楊笑云讓楊一山帶眾人去歇息,他則要親自草擬合同合約。

    下午的考察安排,也會由楊一山負責。

    就這么,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等下午參觀考察完畢,楊笑云帶著合同協議再度露面,他當場跟董天璐在內的一十一家企業聯合簽署合同、協議。

    不過,鑒于所有合作體量重大,要全簽是不可能的。

    楊笑云先跟眾人簽的是關于運輸方面的協議,還有部分產品合同,只占全部生意的約五分之一。

    對此,在場眾人對此也能理解,再加上早有合作,那自然都是同意的。

    白小升眼見雙方皆大歡喜,也很滿足。

    今天的這場參觀考察,在合同協議簽完之后,就正式告一段落。

    鑒于路途不近,白小升便帶團要跟楊笑云告別。

    楊笑云一番熱情挽留之后,還親自送商團離去。

    彼此雙方那種友好之情,溢于言表。

    等目送商團的車離去,楊笑云臉上的笑容,方才微微沉落。

    從熱情之笑,換做另一種意味的笑。

    “爸,一切都妥了,比我們預想的還要簡單的多呢?!睏钜簧酵虉F車隊離去的方向,冷笑連連。

    “還是不能掉以輕心,要快點把事情辦了!”

    楊笑云凝視那個方向,眼神忽明忽暗,隨后又說了一句不相干的話,“那個白小升,非尋常之輩!在他身上,我有一種忌憚感!”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波霸上演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