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而后立 第四十五章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十七萬年前。

    璃凰被那道天罰之雷劈中之后,當即便不省人事了。還好羅剎及時注了血元且以萬靈珠護住了他的元神,否則他必然是要灰飛煙滅的。也虧得羅剎的血元,養得璃凰長壽如斯。

    璃凰不知在無妄山頂昏迷了幾日,他醒來的時候,那令人生畏的蒼穹之怒已經消失了。他站在山頂,迷茫地望著無妄山腳下憑空出現的這片海,深深的后怕讓他無法控制地顫抖著。

    蒼穹究竟怒誰,他其實心里明白。

    可明白是明白,承認是承認。

    他沒有想到會招惹來這么嚴重的后果,看著遍地凄慘的三界,他不敢再折騰了。

    璃凰先在無妄山躲了一陣,羅剎沒有再出現,蒼穹也沒有再發生異象,他緊繃的神經才稍稍松馳一些??謶譂u退之后,他心中的不甘心又開始作祟。

    他是孤兒,從記事起就跟著老神醫在神醫府里生活。起初三位師兄與他相處得也還融洽,直到他的天賦逐漸展露,才開始越來越被針對。師兄們笑他沒爹沒娘,笑他弱不禁風,反正什么扎他心窩子,師兄們就拿什么來嘲笑他。

    他覺得委屈,跑去問老神醫為什么自己沒有爹娘,老神醫心疼他,告訴他只要他用功修煉、早日晉升上神,有了大出息,自然能找到爹娘。璃凰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他以為只要等他有了出息,爹娘就會出現。

    有時候被欺負得狠了,璃凰還是會跑去跟老神醫哭訴,老神醫為此沒少訓三位師兄??墒怯栠^罵過,師兄們只會更來勁地欺負他,罵他告惡狀,只有小人才告惡狀、只有女娃才整日哭鼻子!

    問題的關鍵出在三位師兄都是貴子,身后都是上神家族,萬千寵愛里長大的孩子心氣總是高的,就容不下沒爹沒娘的璃凰比他們有才能。

    再加上無人會重視小兒之間的“恩怨”,這無疑更助長了三位師兄們的囂張氣焰。

    反抗既然無用,璃凰也學乖了,盡可能多跟在老神醫邊上就是了,當著老神醫的面,師兄們還是不敢那么肆無忌憚的。

    可璃凰越是這樣,師兄們就越是恨得牙牙癢,只要逮住他落單的時候,就非得整得他嗷嗷哭才罷休。

    璃凰是老神醫的掌中寶,也是神醫府的受氣包。

    他的敏感與自卑是從那時起便結結實實地長在了心里的,他沒有朋友、他被排擠,在這些孤獨的時間里,他發奮修行。彼時的璃凰心心念念想著的便是要有出息,要繼承老神醫的衣缽,如此既能找到爹娘,又能堵住那三個討人厭的師兄的嘴!

    后來,他遇到了又啞又傻的大個兒——他遇到了第一個比自己還卑微的人。

    璃凰喜歡跟大個兒說話,故意講些高深的藥理、看大個兒聽不懂的表情;挨了師兄們的欺凌,他也會跟大個兒抱怨,有時氣急了甚至破口大罵都不必擔心,反正大個兒是個傻子,他什么都不懂,只曉得護著自己;大個兒總是跟著他,什么都聽他的,他從大個兒身上找到了存在感。

    可時光如梭,他們漸漸長大了。

    漫長的時光將璃凰的天真碾得粉碎。

    師兄們對他的排擠與欺壓在千年歲月中已經成為了一種日常習慣,師兄們說的話越來越過分,連斷袖之辭都被搬了出來,甚至出了神醫府也與外人津津樂道。

    璃凰只覺得旁人看自己的眼光里全是惡意與嘲笑,無論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

    除了大個兒。

    但大個兒是害得他被那樣羞辱的原因。

    可他就是個傻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會,只會跟著自己。

    可是在謠言的折磨下,璃凰開始厭煩了大個兒的這種癡傻。

    算了,與傻子計較什么?壞的是那些錦衣玉食里過來的權貴們,壞透了!他們除了命好以外,一無是處!

    這股陰霾在他心中滋長,陰霾之下,他的偏執與惡也在不知不覺中吞噬著他。他的表面越是隱忍,心中就越憤恨。陰霾密布在眼底,于是他看什么都覺得丑惡。

    在他眼里,天帝一派當權的上神們同氣連枝,不可一世,正是因為他們的傲慢才導致大師兄一類貴子們如此輕狂自我!他們憑什么自詡神明?口中嚷嚷著心懷眾生,心里憋著的全是腌臜心思!若如此傳承下去,天界豈不僅剩歪風邪氣?

    這種想法在璃凰心里作祟,他逐漸對老藥神的衣缽也不太看重了,他想在天界革命,他要把這些自私自利、目中無人心中亦無德的螻蟻踩在腳底。

    再后來,出了三位師兄狀告他對外私授修行之法一事,他才從老神醫口中得知大個兒是妖魔之合。他原先從來沒關心過這些,只知道大個兒身子板強、力大無窮,從沒想過他發起狠來能差點掐死大師兄!

    大個兒明明從未正經修行過,難道只因是妖魔之合便可以有如此本事?

    于是他帶著大個兒去了魔界,在他的調查下,挖掘出了千年前區邑的那樁舊事,暗罵區邑愚不可及,信什么不祥之說,竟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如此無情!可雖說無情,區邑好歹還給大個兒一口飯吃,自己難道比妖魔之合還不如嗎?到底為什么要被拋棄?

    隨著憤怒的膨脹,他的野心也擴張到了三界。

    尤其是在他發現了大個兒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之后。

    大個兒原本底子就異于尋常,體內血氣霸道、自有一套生息之法,故而他即使沒有正經修煉,修為也能夠成長。如此便罷了,千年來老神醫試下去的藥也在不知不覺中將他變得越來越強大,他體內的血氣生成速度極快,這使他的自愈能力也快得夸張!體內只要運轉著如此奇妙的血氣,他就幾乎沒有弱點??!

    璃凰這時候有些喜歡大個兒的癡傻了,這樣一個無敵的存在,竟只聽他的話!哪怕發起狂來,也能被自己控制??!

    那段時間璃凰常常覺得,這簡直是命中注定要讓他去消滅三界這些薄情寡義、自私勢利的丑惡嘴臉!

    璃凰的第一仗便直接讓大個兒殺了區邑,棄子之輩,死不足惜!這一仗,讓璃凰信心倍增,更是頗有自己乃正義化身之感。

    革命之路坦坦蕩蕩,直到大個兒那日竟冒犯了自己!

    他是親眼看著大個兒狂暴起來大殺四方的,若這樣一個無人可擋的殺戮狂魔不再受自己控制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此為其一。

    其二是璃凰發自肺腑地抵觸大個兒,是那種一碰到大個兒就渾身直起雞皮疙瘩的抵觸,尤其被大個兒凝視著的時候,他真想一巴掌拍過去告訴他別再用那種看娘們兒一樣的眼神看他了!

    大個兒為他所用的時候,還能勉為其難忍一忍。

    如今大個兒變了??!這傻子竟敢冒犯自己?!

    他忍不了。

    他早就知道魔君在煉幽冥術,加上萬靈珠已然十拿九穩,他殺心即起。

    而后蒼穹怒、天罰至,璃凰被打回了原形。雖然不甘心,可沒了大個兒,再加上對蒼穹深深的忌怕,他不敢了。

    三界的幸存者們感恩蒼穹的護佑,雖然遭到了幾乎滅頂的重創,但既然活了下來,就要好好地活下去。

    璃凰則謹小慎微地躲了起來。

    三界緩了過來之后,回憶起這樁災禍,大多提及的都是惡鬼一樣的活修羅,鮮少有人想得起來躲在背后的璃凰。

    萬年過去,三界進入了下一場安寧里頭。而有關羅剎的傳聞也是越說越離譜——噬母血、滅天地,是乃天道不容至惡之靈也。

    其實傳得也不錯,畢竟在活著的人眼中,羅剎確實沒有理智、只有殺戮。

    璃凰后來硬著頭皮下過卯剎?!逻^數回,并未尋找到羅剎半點蹤跡,璃凰開始相信,羅剎真的灰飛煙滅了。

    而三界的傳言,璃凰越聽越認可,越聽越覺得自己清白得很。血洗三界的是羅剎,若非自己能控制住他,恐怕別有人想活命。

    惡的是他,自己是正義的。

    那點心虛在他的自欺欺人里煙消云散。

    璃凰藏身天界九霄之上,鉆研法術、法器、勤奮修煉……直到三界換了一波又一波的新面孔,直到再沒有人還記得當年有過一個璃凰,直到璃凰老得變了模樣……

    他變成了后來被天界尊了數萬年的凰元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波霸上演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