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神秘人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蕭塵眼神冰冷,凝視著那前方濃霧深處,原本逐漸散開的霧,這一刻,竟然又慢慢聚攏了過來,三丈之外,便也什么都看不清了。

    就在這時,那詭異陰沉的笑聲,再一次從霧深處傳來:“呵呵呵,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嗎?找到我,你就能解開眼前的迷霧……”

    聲音越來越顯得詭異,仿佛就在前面不遠處,可無論蕭塵如何往前,對方始終與他保持著一段距離。

    周圍的濃霧也越來越深,漸漸令他迷失了方向,不知往何處走,而那詭異的聲音,一會兒從正前方傳來,一會兒又在身后響起,一會兒又到了左右兩邊,實是詭異莫測。

    “裝神弄鬼……”

    蕭塵目光冰冷,凝指一劃,令周圍的濃霧散去,腳步一踏,往前疾行而去,大約行出三五里,前面一道人影忽然出現,然而當他一掌打過去時,那道人影卻又隨這滿天濃霧幻滅,剎那消散無影。

    “是什么,令你心中如此憤恨?呵呵……”

    詭異的聲音,再次幽幽響起:“你拼命想要知道的過往,卻全都掩藏在這片濃霧里,你看不見,縱使就在眼前,你也無能為力……”

    “你知道當年的事?!?br />
    蕭塵一邊凝神說著,一邊將神識探開,這里并非虛空幻境,對方必然就藏身在這片濃霧之中,怎么,是想要擾亂自己心神么?

    “當年之事么?呵呵,我當然知道,你若想知道,為何你的父母,當年會遭到追殺,那么你就跟上來……”

    詭異的聲音,再次響起,卻越來越遠,蕭塵神色一凝,腳下凌仙步一展,立即跟了上去。

    這一路上,那聲音似是有意無意,一直在擾亂他的心神,不過如今,對于從前的事,他不再那么敏感。

    無論是與父母有關的,還是與三尸魔有關的,自從上次在仙北古境,他“死”過一次后,加上后來素問仙子與他說的那些話,如今再面對這些事情時,他總會比從前更加沉著冷靜。

    “呵呵……”

    詭異的聲音,依然回繞在他耳邊:“你的父親,也就是蕭逐風,當年人人都道他是溫文爾雅的君子,是一代儒圣,可有誰知道,他的野心?他想要成為仙界之主,他想要成為這天地間,唯一的主宰,甚至,不惜犧牲你的母親……”

    “你給我住口!”

    在此之前,蕭塵一直心神未亂,但這一刻,聽見對方如此污蔑之后,他心中忽有一股戾氣生出。

    當年父親頂天立地,一身是膽,秦嶺落雪山莊外面,他為了保護母親和尚未出生的自己,那一晚風雪之夜,他一人血戰那些追殺者,縱是浴血,也令那些人一步未能靠近落雪山莊。

    那次在秦嶺秦家的時候,蕭塵聽見這些事情,就仿佛親身經歷一樣,就像是時光倒流,他親眼所見一樣,那一片被染紅的雪地,都是從父親身上灑下來的鮮血……

    “呵呵……你不愿承認么?”

    終于,前邊的濃霧散開了,那里出現了一道人影,背對著他,披著一身黑色的斗袍。

    “你給我閉嘴!”

    蕭塵滿眼殺機,掌心真元一聚,猛地一下朝那人身后打了去,但當近時,那人忽然轉過了身來,那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竟是他夢里時??匆姷哪莻€人。

    “怎么會……”

    這一剎那,蕭塵心神俱亂,眼前這個人,為什么會是他……

    就在失神的剎那,眼前的人影,卻突然幻化成了兇猛異獸,張開血盆大口,猛地朝他撲噬了過來。

    “當心?!?br />
    但就在這一瞬間,身后的濃霧里,忽然出現了一道人影,那人卻是千羽霓裳,在這一瞬間,將他拉著,往后面飛了出去。

    “是這人制造出來的幻象?!?br />
    千羽霓裳衣袖一拂,雙手快速結印,一道金光玄印飛出,瞬間將那籠罩而來的層層濃霧震散了。

    “幻象……”蕭塵目光一定,難道剛才,自己竟陷入了此人制造的幻象當中?

    “呵呵……”

    就在這時,那詭異的笑聲再次出現了,這一次卻非虛幻,只見那前面霧散之處,慢慢出現了一道人影。那人全身都罩在黑袍之下,看不見面容,但卻能夠感受得到,那斗袍下面,兩道陰暗而又邪異的眼神。

    千羽霓裳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秘黑袍人,冷冷淡淡道:“怎么?閣下難道就只會藏頭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么?”

    “真面目?呵呵……”

    不料那黑袍人卻只是森森一笑:“凡所有相,皆屬虛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眾生既是如此,又何來真面目?”

    蕭塵眼神一凝,前面那句話,乃是佛門偈言,眼前這人,究竟是什么人,難道他是……

    就在這時,只見千羽霓裳往前一踏,來到他的身邊,目視著對面的神秘黑袍人,淡淡道:“世間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后相隨……閣下何以說是,凡有所相,皆屬虛妄?世間佛與魔,善與惡,總是對立,卻不知閣下是佛,是魔,是善,是惡?!?br />
    “哈哈!”

    那黑袍人忽然仰頭一笑:“不愧是玄青門眉月座下的弟子,近百年來,仙元五域,最杰出的人,只是……”

    話到此處,那斗袍下面,似有兩道深邃冰冷的目光射出,同時那黑袍人的聲音,也一下寒冷了許多:“只是……你又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這樣一句奇奇怪怪的話,立時令周圍氣氛變得僵硬了起來,就連蕭塵,此刻也不禁眉心一鎖,下意識向身旁的千羽霓裳看了看,這人的話,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千羽霓裳,也不以真面目示人。

    “呵呵,怎么?說不出話來了么……千羽仙子?!?br />
    黑袍人的聲音,越來越陰森森了,而千羽霓裳的臉色,始終如秋水無波,沒有任何起伏,向蕭塵傳去一道密語:“此人意在擾亂你我心神,不可陷入他的圈套?!?br />
    蕭塵慢慢回過頭來,看著眼前的這個神秘黑袍人,這一刻,也終于敢斷定此人的身份了,說道:“閣下從不以真面目示人,但真面目,當年最終卻還是讓那人洞曉了,這便是你當年,追殺他的原因之一了吧?隱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波霸上演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