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一零:堂哥到場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掛斷四哥的電話后,五號雖說給四哥挖了一個小小的坑,但是人家會不會掉進坑里、那可就不一定了??!

    尤其剛才碎碎念的時候還被人給打斷了性質,五號心里這火氣大的就別提了??墒撬膊荒茉侔央娫挀芑厝フ宜母缋碚撘环?!那也太跌份、太丟人了一點,五號可不想自己被傳出什么小雞肚腸、婆婆媽媽、沒完沒了之類的名聲。

    問題是,五號心里冒出來的這股邪火兒,是真的無處發泄??!五號被憋悶的都快爆炸了好不好。

    哎吆、哎吆~~

    就在這個時候,五號屁股地下坐著的那位還一邊慘叫、一邊不停的扭動。

    “我尼瑪?!蔽姨柎罅R了一句,用力一巴掌拍在托尼哥的后腦勺上說:“你特么瞎折騰什么?讓爸爸坐著都不舒服。是不是故意和爸爸我過不去??!膽兒肥了是不是?你特么是想找倒霉呀?還是想找流淚呀?或者(拉長聲調)···你特么是想找骨頭錯位??!”

    “我!”托尼哥我了一句、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往下說了。這個混賬東西打斷了自己的腿不說,丫還大大咧咧的坐在自己身上,丫還不讓自己慘叫、更不讓自己扭動···最可氣的,這孫子竟然還威脅自己、威脅自己,更加客氣的是,丫這么坐的理由竟然是讓他坐著不舒服、不舒服了。

    我尼瑪,你特么坐在爺爺身上還特么鬧著不舒服?還特么威脅爺爺?這特么也太欺負人了呀,這特么還有天理沒?就沒有那位好漢路見不平一聲吼,出來給評評理嗎?

    托尼哥心里怒罵著,嘴上卻什么也不敢說、也不能說,因為他也怕挨揍??!

    “就聽上面那貨說話的語氣就不怎么好,也不知道這孫子是在誰那收起了···這氣受的好,誰讓你特么這么囂張來著?可是你特么把從別人那里受的氣撒在爺爺身上就不對了呀!”托尼哥心里這么暗自碎碎念著,仿佛這樣可以減輕自己身上的疼痛和折磨。

    可是緊接著,五號一句話就讓托尼哥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你什么你?你還有理了是不是?”五號又是一巴掌用力的扇在托尼哥的后腦勺上,這一下直接把托尼哥的下巴扇到了柏油馬路上···那凄慘勁兒、那酸爽就別提了,托尼哥疼的眼淚都掉下來了。

    然而,五號根本就看不見托尼哥的慘狀。實際上,五號就算看見了也不以為意,或者干脆就故意視而不見。

    沒等托尼哥說話,五號接著憤憤不平的說:“爸爸剛才不是讓你給你二叔打電話嗎?你特么打了沒有?怎么這么長時間還沒有人過來贖你?我說,那個城防司令到底是不是你二叔?你特么不會是忽悠爸爸吧!”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五號再次扇了托尼哥的后腦勺一下···幸好,這一次扇的力度比輕,并沒有把托尼哥的下巴砸在柏油馬路上。

    “還好、還好!”托尼哥心里這么想著,突然間反應過來后暗想:“好個屁啊好?我堂堂城防司令的侄子,整條街的扛把子,現在怎么就淪落到因為挨打不太重而慶幸了?”

    托尼哥這邊還在心里反思呢,五號那邊不耐煩的再次用力的扇了托尼個的后腦勺一巴掌說:“我特么跟你說話呢?你是死人??!聽見了給爸爸一個反應?!?br />
    “我了個去?!蓖心岣缱炖锊磺宀怀恼f著話,開始用力的掙扎起來,嘴里還烏魯瓦啦的大喊:“那個誰,你太欺負人了??!我說話你打我,我不說話你還打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呀?不帶這么欺負人的,我都已經認慫了、你還想怎么著?

    周圍的吃瓜群眾,尤其是之前被托尼哥欺負過的吃瓜群眾,一看托尼哥現那副凄凄慘慘的樣子、還是那委屈巴巴的話···他們都快忍不住要笑出聲來了好不好。

    如果不是忌憚托尼哥的身份、背景和實力,他們早就大笑、狂笑起來了···可是現在,他們卻只能捂著嘴強忍著、讓自己不至于笑出聲來,可是、可是、可是他們忍的很辛苦??!

    當然,五號是不會因為托尼哥的表現而同情、甚至是憐憫他的,更不會因此而放過他。甚至于,五號不耐煩的用力連抽了托尼哥兩巴掌···全是同一個位置、同樣的配方,沒一下都抽在托尼哥的后腦勺上,把托尼哥抽的像小雞啄米一樣,丫都已經眼冒金星、看不清眼前的景物了。

    然而,五號嘴里還憤憤不平的念叨著:“我讓你叫囂、我讓你不服氣,爸爸不就是抽了你兩巴掌嗎?看你著不情不愿的勁兒?怎么著,爸爸打兒子還要什么理由不成?你特么倒是給爸爸說句話??!”

    吃瓜群眾現在已經是徹底明白過來了,合著這貨就是為了打人而打人,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理由、也不需要什么借口,反正想揍就揍、想抽就抽,怎么著吧!不服你找人咬他??!

    看這貨的樣子,顧忌他巴不得有人站出來‘主持公道’、或者替托尼哥站臺幫腔呢,那時候、這貨就又有了用武之地了。

    不過,吃瓜群眾是肯定不會幫托尼哥說半句好話的。不僅是因為他們中有人受過托尼哥的欺負,還因為他們看到托尼哥那么牛掰、那么厲害,他們心里本來就不爽??!如果不是因為打不過托尼哥,他們早就親自動手收拾托尼哥了好不好,哪里還輪的到五號動手??!

    再說了,就連托尼哥的小弟現在都躲得遠遠的,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為托尼哥說話、抱不平,他們這些看熱鬧的兩旁外人算是干嘛滴??!他們有什么理由、有什么立場站出來替托尼哥說話?

    “耶喝!”聽到托尼哥還沒回答自己的問題,五號不高興的說:“你特么還敢跟爸爸來勁是不是?看我抽不死你?!?br />
    話音未落,五號再次揚起手來、瞄準了托尼哥的后腦勺準備開練。

    這個時候,托尼哥的小弟中終于有人愿意站出來說話了。也不知道這個人是下了多大的決心,給自己鼓了多大的勇氣,這才顫顫巍巍的走出來大喊一聲:“等一下,爸爸、親爸爸、您是我親爸爸還不行嗎?托尼哥都快被您給打死了,你還非得逼著他說話,這不是難為人嘛?!?br />
    “咦?”五號詫異的抬起頭看著那個身材消瘦的像麻稈一樣的年輕人,眼皮翻了翻、略帶一絲不屑的說:“我就欺負人了,怎么著吧!有本事你咬我??!”

    呃!麻稈顯然對五號這種簡單粗暴的說話方式不怎么適應,他好不容積攢起來的一點點勇氣、幾乎要在五號的話語和輕蔑、挑釁的眼神中消耗殆盡···或者說差點就被嚇回去了。

    麻稈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避開了五號的眼睛,接著深吸一口氣、猛地抬起頭來看著五號說(只是聲音有點小,還帶著一點怯懦):“這位大佬,我剛才已經給托尼哥的堂兄打過電話了,也轉達了您的要求,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托尼哥的堂兄應該差不多快要到了,您看您能不能憋在為難托尼哥了?”

    “只是一個堂兄??!”五號拉長了聲調說完,盯著麻稈上下打量半天說:“看你小子瘦瘦巴巴、弱的跟個小雞仔似的,沒想到膽子還挺大。算了、算了,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就給你一個面子好了···(故意停頓片刻)不過,我事先提醒你??!五分鐘,我只等五分鐘。如果五分鐘之后,那個誰誰誰的堂兄還沒有站在我面前的話,那你可千萬別怪我不給你面子哦?!?br />
    什么叫只是一個堂兄?那是人家城防司令的親兒子、親兒子知道嗎?不是托尼哥這種八竿子打不著的侄子。

    還有,你也不是不是講道理的人?我去你瞄了個咪的吧!你特么要是講道理,我堂堂大托尼哥至于趴在你屁股底下當凳子讓你坐著?你講理?你講過鬼的道理,你家字典理的道理這兩個子的解釋和我們了解到的恐怕不太一樣吧!

    最可氣的是,還尼瑪給你個面子?我托尼哥的面子你都不給,你卻偏偏要給一個不不中用的小弟面子?你特么這么做想過我托尼哥的感受嗎?你特么這么做把我托尼哥放在什么位置上?讓我托尼哥以后還怎么做人?還怎么領導手下的兄弟們?

    聽完五號的話,托尼哥都快氣死了,真的快要氣死了、肺都快被氣冒煙了。

    可是他現在被五號坐在屁股底下,就連翻身和說話都難,他實在是干不了別的??!更何況,他手下那么多的小弟,那么多像哈巴狗一樣、每天圍在他身邊恨不得跪舔的小弟,竟然一個敢為他托尼哥說話的都沒有,到最后竟然是這個他之前最不看重、甚至還經常嘲笑、調侃的小弟站出來為他說話···雖然這個麻稈說的話也不怎么中聽,可是這畢竟是唯一一個愿意站出來為他托尼哥說話的人??!

    這特么,托尼哥想想就覺得自己之前做人太失敗了···不過,托尼哥并不后悔。因為他現在還沒有死,也沒有受太重的、無法治愈的傷勢。

    這就代表著他托尼哥還沒有完蛋,這就代表著他托尼哥還有機會,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只要他的大靠山、城防司令還在,只要他的大靠山、城防司令沒有放棄他,那他托尼哥在這座城市里的地位就沒有人可以撼動。

    因為他這段時間給這個二叔賺到了···啊不,應該說是搜刮到了足夠的財物-----包括物質和精神上的多重財富??!

    有些事情像城防司令和城防司令的公子和千金,這種身份和地位的人是不方便親自站出來、大張旗鼓的主持的。

    而他托尼哥這個遠房侄子的身份卻正好能夠在這些事情中發揮作用、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當然了,在外人面前,托尼哥是肯定不會承認自己只是城防司令的遠房侄子的。

    最主要的是,他托尼哥這段時間一直盡心盡力的為了‘二叔’一家的財富積累在努力,而且成績顯著。

    這么說起來,他托尼哥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尤其是,城防司令哪怕位高權重,他短時間內也很難找到一個像托尼哥這么知根知底、能夠委以重任,又有足夠能力的人來幫他們做這種事情。

    就算不為托尼哥這個人,只是為了托尼哥搜刮財富的能力,托尼哥也相信,自己的城防司令二叔不會這么輕易就放棄自己的···最起碼,為了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外來人、是絕對不會放棄自己的-----要不然,那個便宜堂兄也沒有必要在聽到自己出事兒的時候就趕緊過來了呀。

    想到這,托尼哥很快就放下心來,并且在心中暗自盤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小人報仇從早到晚。你們現在別得以,等老子翻身之后有看我怎么收拾你們?!?br />
    讓托尼哥信心大增的不僅僅是便宜堂兄的那個城防司令家公子的身份,還有這位便宜堂兄本身的就不是一個紈绔子弟,而是一個很有能力、也很有實力的家伙。

    不說別的,就說他這位堂兄現在的身份就讓托尼哥敬畏、也眼紅的不得了···警衛連連長,手底下有一百多號人呢,而且全都是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高手。手里掌握著這么多的人、這么多的裝備,這位堂兄就算是在這座城市里橫著走都沒人敢管,更何況是親自過來解決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外地人了,就算是直接把這個家伙在大街上弄死、恐怕也沒人愿意為了這個家伙說一句話,甚至于,就連歪歪嘴都沒人愿意。

    心里抱著極大的期待和希望,托尼哥咬牙、閉眼,強忍著疼痛一聲不吭、一言不發。他這是在憋大招呢,就等著他的堂兄趕到之后、掉過頭來再把那個欺負自己的家伙狠狠的收拾一遍···不,要狠狠的收拾十遍、一百遍。

    托尼哥在心里暗自琢磨著,要把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所有酷刑都在五號身上實驗一個遍···哪怕是這樣也不能解他托尼哥的心頭只恨,更不能洗刷這個家伙強加在自己身上的屈辱。

    當然,還有那些不堪重用的、在關鍵時刻畏縮不前的小弟也不能放過,必須以及一定要讓小弟們知道知道誰才是大哥,也要讓他們知道小弟應該怎么做,又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當然,那個麻稈的懲罰就算了,那個家伙雖然慫了點、也弱了點,而且還特么不怎么會說話,不過那個家伙倒是真有點忠肝義膽。不說憋的,就憑他在管家你時刻能夠有勇氣站出來給自己說話,就值得鼓勵、也值得培養。

    再說了,用人之道不就講究個對比嘛。如果沒有對比,就算把那些小弟懲罰的再嚴重、再凄慘,那也沒有太大的用處??!除了離心離德、除了讓小弟們對自己心生怨懟和憤恨,實在是起不到其它的作用。

    托尼哥在心里施展精神勝利法不斷的幻想和YY著,而五號也只是靜靜的坐在他的身上沒有任何實際行動、也沒有任何其它的舉動。至于周圍的吃瓜群眾和那些六神無主、站的渾身乏力也不敢坐下的小弟們就更不用提了,全都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等待著,等待事情的后續發展···有些膽子比較小、或者比較機靈的家伙,已經開始不動聲色的后退、后退、再后退,讓自己遠離事故現場-----這是一群擔心自己被牽連到的家伙。

    死寂一半的現場凝固著一股壓抑的氛圍,就連風似乎的停止了運動,就連鳥似乎都不敢啼鳴。

    時間不長,一陣急促的剎車聲打破了這片死寂、壓抑的氛圍。緊接著就是一連串皮靴和柏油馬路接觸的脆響。

    只見,一輛墨綠色的越野車、后面還跟著一輛載滿人的墨綠色的運輸車停在人群外面。

    率先從越野車上下來的人是一個三十歲左右、或許還不到三十歲的男人,一個面容堅毅、鷹視狼顧,看起來就不容易打交道的、不好說話的男人。

    緊接著就是越野車副駕駛上下來的副官,還有后面運輸車上下來的一群拿著長短武器、如狼似虎的家伙。

    這個鷹視狼顧的人名叫托蒂,也就是托尼哥的便宜堂兄。

    托蒂跳下越野車之后,先是面無表情的掃視了在場的所有人一樣···不管是誰,只要不是傻子,再看到托蒂的排場和神情之后,立馬就明白過來,這家伙就是托尼哥叫來的救兵。

    有人開始幸災樂禍,有人開始暗中竊喜,還有人開始無聲的感嘆···他們都清楚的知道一件事,接下來有樂子可瞧了。

    當然,這些吃瓜群眾可不想擋在路上、更不準備因此而惹上這個看起來就是個大人物、看起來就不好惹的家伙。

    一分鐘都不到,托尼和托蒂之間的人群就自發的分散到兩旁、給托蒂讓開前進道路的同時、也幫托尼指明了目標。

    托蒂惡狠狠的瞪了周圍的吃瓜群眾一眼,不過他并沒有遷怒這些人,而是自顧自的邁步向前,一直走到五號不遠處,這才站定身行,盯著五號慢條斯理的說:“我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從哪里來,更不管你是干什么的,我也不需要知道(故意停頓、打量著五號)···現在我命令你,立刻、馬上把托尼放了?!?br />
    “呵?”五號被托蒂囂張、張狂、目中無人的樣子給氣笑了:“是的褲襠沒系好把你給露出來了?你特么算干嘛滴呀!還特么命令我?你腦袋讓驢給踢傻了吧!”

    托蒂皺眉不語,而他身后的副官、還有那些緊跟在他身后的手下卻怒了,全都怒了···所謂主辱臣死,當著他們的面這么辱罵他們的長官,這也忒不給他們面子、忒不把他們放在眼里了呀!

    咔嚓、咔嚓、咔嚓···拉動槍栓的聲音連城一片,二三十號人同時抬起武器瞄準了五號。這個時候,只要托蒂一聲令下,他們馬上就能把五號打成篩子。

    然而,他們這個時候卻發現,那個人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已經把坐下屁股底下的托尼哥拉起來、并擋在了自己身前,還擋的嚴嚴實實一點瞄準的機會都沒有給他們留下。

    “這特么是個高手??!”有人心里這么感嘆著。不過,他們嘴上肯定是不會承認的,最起碼現在不會承認、也不能承認。

    五號又不是傻子,在看到這么荷槍實彈的家伙跑到自己面前、已經嚴重威脅到自己的時候還不做任何準備。

    他把托尼哥一直坐在屁股地下是為了什么?不就是為了把托尼哥掌控在自己手里,不就是為了現在給自己當肉盾、當擋箭牌嘛。

    “呵!”五號歪歪腦袋看了看對面的托蒂和他手下的人調侃道:“哥幾個脾氣挺大??!一上來就弄這么大陣仗,我這小心臟還真有點激動呢?!?br />
    看著五號呵托尼哥現在的樣子,托蒂還真有點投鼠忌器。倒不是他真的關系托尼哥的生死,而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如果他真的下令連同托尼哥一起打死的話···這樣的名聲可不怎么好??!

    再說了,托尼哥一直對他們家忠心耿耿,也為他們家做了不少事情···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如果他現在真的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連同托尼哥一起打死的話-----那以后誰還敢給他們家辦事兒?

    作為一個有實力、有能力、有理想的三有青年,托蒂對這點事兒看的還是很明白的。

    為題是,放任五號不管也不行??!如果不能把五號收拾了,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家、他們的產業、他托蒂,哪怕是他們家的狗(托尼哥)也不是誰都能招惹的,更不是別人能夠動心思、打主意的,那也不像話??!

    更何況,他火急火燎的跑過來是為了個什么??!不就是為了給托尼哥撐腰,同時展現出一點實力、炫一炫肌肉,讓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看看嘛。。

    如果繼續和這個人僵持下去,哪怕最后把托尼哥救了出來、也把這個人給弄死了,對于托蒂、對于他們家來說,也不是意見好事情。

    他托蒂既然親自出馬了,而且還是帶著一群手下、大張旗鼓的過來了,那就必須、也只能干凈利落了解決這里的所有問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波霸上演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