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七章 老頑固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薩爾右手握著短號的法杖,杖頭架在左手的手腕上,左手虛張,掌心朝著前方,嘴上快速念頌著:“真理國度奧妙無窮究極真理炫麗無匹窮極一生所獲萬一千枝百葉各有不同角度差別結論各異究極真理國度奧妙無窮……”

    隨著他的念頌,無數的小型奧術飛彈像機槍一樣嗖嗖嗖的狂噴向前,每顆奧術飛彈的體積都不大,只有BB彈大小,但卻恰好能擊碎一只怨靈,由奧術飛彈所組成的彈幕,掃得怨靈難以寸進。

    然而怨靈的數量實在太多了,薩爾的魔力瘋狂的消耗,很快就要見底了,在這種陌生的環境里,徹底耗光魔力是最愚蠢的做法,所以薩爾立刻大聲說到:“換人!”

    一聲令下,身后一位臉上帶著自信的微笑,樣子異常年輕的年輕魔法師站了出來,先是掏出一瓶藥劑一口灌下,這才接替了薩爾的位置。

    如出一轍的奧術飛彈,但這位年輕魔法師的控制力顯然沒有薩爾的高,奧術飛彈大了一圈,足有指頭般大小。

    但怨靈的數量實在太多了,歪打正著,指頭大小的奧術飛彈能一連擊碎好幾只怨靈,盡管數量少了很多,但效果并沒有差別。

    薩爾后退了幾步,退到冰盾的后方,盤腿坐下,快速入定冥想,加速魔力恢復,在這種混亂吵雜的環境下都能快速進入冥想,可見薩爾的精神有多么堅忍。

    兩位女性魔法師卻不以為然,她們分列洞穴兩旁,各自撐著一面冰盾,阻擋著漏網的怨靈,左邊的女魔法師撇了撇嘴,譏笑到:“還是不肯用藥水,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堅持的,魔力恢復這么慢,不是拖累人嘛?!?br />
    右邊的女魔法師點頭附和道:“就是就是,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讓這樣的老頑固帶隊,每次都要將就著他,不然我們早就建好傳送陣了?!?br />
    “唉,就是啊,拖了這么久,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現在就莫名其妙冒出一堆怨靈來,話說哪里來這么多怨靈?”左邊的女魔法師問到。

    右邊的女魔法師說到:“死過人的封閉洞穴,時間久了都會產生怨靈,估計是我們驚動了哪個洞穴里的怨靈吧,清干凈就可以了?!?br />
    “希望能快點完成任務,我好想念母神?!弊筮叺哪Х◣煾袊@了一聲,她的話引起了一片應和。

    此刻,替換薩爾的年輕魔法師也力歇了,他大喝了一聲:“換人?!?br />
    冰盾之后立刻站出另一位同樣年輕的男魔法師,接替了他的位置,不過年輕的魔法師并沒有退回冰盾之后,而是往旁邊站開了一點,深吸了口氣,半瞇上眼睛。

    接替薩爾時候喝下去的藥水,此刻正發揮著最高的效果,加速著他的魔法快速恢復。

    兩分鐘后,接替他的那位同伴撐不住了,趕緊退后,而他立刻頂上。

    兩位年輕的男魔法師相互交替,連續撐了六個回合,才徹底力盡,退回了冰盾之后,與此同時,另外兩名魔法師站了出去,接替了他們的位置。

    這支隊伍全是魔法師,男男女女足足八十幾位,兩兩的輪換能支撐很久。

    第一對魔力耗盡的魔法師退回來后,跟薩爾一樣盤腳坐下,卻各自拿出了一塊魔晶握在手里,快速恢復起來。用不到多久,他們的魔力就能完全恢復,估計那時候,所有的魔法師都沒能全部輪換一遍。

    薩爾是領隊,但是只撐了一波,出力最少,又不愿意嗑藥恢復,冥想時也不愿意用魔晶輔助,難怪大家都不待見他,時不時話題就會轉到他身上譏諷兩句。

    薩爾雖然在冥想狀態,但他是一位很有戰斗經驗的魔法師,絕對不會在戰斗間隙冥想時,關閉所有感知,所以他能聽到同伴的竊竊私語,不過心里卻不以為然。

    “傻孩子,嗑藥一時爽,等你們依賴上它了,下半輩子就廢了,不過你們的母神把你們這些怪物弄出來,估計就沒準備讓你們有下半輩子,享受現在的快樂吧?!彼_爾在心里喃喃的說到。

    “不過這些怨靈有些不對勁,數量太多了,不像自然滋生的?!迸c年輕的魔法師們的譏諷相比,薩爾更在意這些怨靈,龐大的怨靈數量,讓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其實他并不贊同在這里設置阻擊陣地的,畢竟只是怨靈而已,又不會要人命,怨靈唯一的傷害,就是跟它呆久了,會被它的哀嚎整得神經衰弱。

    可惜,他帶領的這些小朋友們,擁有所有小朋友都具備的特質,手上拿著彈弓就恨不得把見到的鳥都射下來,手上拿著鞭炮就恨不得每泡屎都塞一根。

    沒等薩爾限制,他們就開始攻擊看到的怨靈,這就仿佛捅了一只馬蜂窩,巨量的怨靈把他們堵在了這里。

    到了這個時候,薩爾還是不同意建立阻擊陣地的,畢竟只是怨靈,各自加持一個靈魂堅毅,然后沖出去就行了。

    這個時候,他太茍的副作用出現了,其他人不同意,拒絕了薩爾的命令。

    罷了罷了,讓他們經歷一點挫折,也許以后會聽話一點,如果他們能有以后的話。

    薩爾盡管有些不詳的預感,但也以為只會是一些小挫折,直到怨靈持續了一個小時都沒見減少,所有人才開始感到不妙,不得不開始考慮薩爾一開始的命令,要不要硬著頭皮沖出去呢?

    沒等他們做出決定,漫天飛舞的怨靈突然退了開去,像潮水般的退得一干二凈。

    年輕的魔法師們忍不住齊聲歡呼起來,只有薩爾心中一沉,悄悄的退到所有人的身后,怨靈是沒有智慧和意識,只有本能的殘破靈魂碎片,它們不會整齊劃一的行動,要么是有人在指揮它們,要么是有東西在驚嚇它們。

    無論是哪一種,都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年輕魔法師們的歡呼很快戛然而止,一個身穿漆黑鎧甲,手持重斧的威武身影,出現在洞穴盡頭的拐角處,他的一雙眼睛精光閃爍,帶著審視的目光鎖定在這些年輕魔法師的身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波霸上演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