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生死門前講生死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陸尋于邪皇分別站立在兩方。

    當邪皇絲毫不啰嗦的便要提劍揮使攻來之際,陸尋手中的通明劍也就此放亮起來,身上的劍勢與劍氣同時而起。

    一時間生死門前,忽的出現一股強風,吹的這處幽雅寂靜之地喧鬧不已,草榍,泥土,不知掀飛幾何。

    這強風自空地之上刮起,愈演愈烈,迅速的凝結為兩股颶風。

    兩股颶風的主人正是陸尋與第一邪皇。

    值此之際,邪皇眼見著陸尋有所準備,也就不在多等,提劍便攻殺過來。

    他是個爽快人,極少會啰嗦,在年輕時如此,到了老年間,這些年的修禪靜養,依然沒能讓他去放棄這個性子,反倒使得他,劍更快,刀更利!

    手中長劍舉起,在颶風升起最為狂烈之時,他的長劍霎那間便朝著陸尋劈出!

    “吟——”

    劍光所及之處,劍氣飛縱,猶如一道滔天巨劍!

    面臨此劍,陸尋的臉色也極為認真起來。

    他知道,面前的這人,號稱是第一邪皇,一生練劍習刀,武功通玄,樣樣都做得這第一之名,實乃天賦絕倫的絕世高手。

    比之雄霸,邪皇的實力或許還要更強上一些,畢竟,天下間的人物,誰能做得了一直第一?

    就算如今的武林神話無名,曾經年輕之時也敗過,輸過。

    所以,第一邪皇的實力可想而知。

    在隱世這么多年后,第一次出劍,這一劍定然是精彩著妙到極巔!

    陸尋手中的通明劍同時也響起一陣劍鳴之聲,劍鳴成嘯,在颶風嘯聲之下,它的這聲劍嘯,猶如在風中獨立而出一般,通徹無比。

    響亮到,遠處的聶風豬皇的等人皆是吃驚幾分。

    “這小子的劍術著實令人吃驚,這劍勢,比剛剛與我一戰之時,更是有著令人生懼之感,實在讓人覺得有些可怕?!必i皇吃驚的說著,望著場中的比試畫面,臉上的吃驚之色一直不停歇,對其中的妙處更是癡迷了進去。

    “這小子的武功究竟是怎么練得啊……?”

    豬皇喃喃自語著,一旁的獨孤夢等人聽著,同樣有這種感觸。

    在通明劍的劍鳴響徹到絕巔之際,陸尋手中的劍就此終于出劍了。

    劍氣成芒,霎那間化為一丈來長,在邪皇的長劍劈落而下之時,他的劍就此迎上!

    “噌——————”

    兩劍就此相交,先是劍光,再是劍氣,最后是劍勢。

    陸尋與邪皇的身周之前,出現了一陣摩擦之聲,這些摩擦之聲刺耳且威壓嚇人。

    隨著兩人的相爭更激烈,這摩擦之聲更烈。

    “好劍法!”邪皇頓時一喝,手中劍已然轉了個方向,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再次劈了過來。

    那劍上劍氣依然如之前那般,暴虐且強橫。

    其實,邪皇手中的這把武器,稱之為劍說起來也不妥當,這武器很寬大,有著劍的鋒利和大致類似模樣,卻與一般的劍不同,鋒刃乃是單刃,只有一面可攻,像是一把刀一般。

    而邪皇使劍,也如使刀一般,這劍在他手里,不是劈便是砍,有種勇猛無敵之感。

    揮使而來,劍氣或有之,但刀氣卻也更足!

    故而,此刻隨著邪皇劈使,這劍上的兇猛之感越烈,令人生懼!

    陸尋手中的通明劍劍氣再次爆發,凌厲更甚以往,強橫非常,面臨邪皇的再次攻擊,他反手也是一劍,劍上劍氣橫生,宛若一道彎月一般,直攻邪皇而去!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一連連續不斷的爆炸之聲,在兩人之間的戰場上發生而出。

    兩人的功力都是極高,陸尋暫且不提,這邪皇卻是實打實的元氣境實力,甚至來說,可能某些地方比陸尋還要深厚一些。

    陸尋與他一戰,總覺得有種氣域牽扯之感,使得他揮劍之間并不那么通暢。

    無奈之下,只能揮使的更加用心一些。

    所以,兩人所戰的戰況顯得頗為激烈,邪皇是越打越順,像是要把這幾十年壓抑的動手之心都給發泄出來。

    手中兵器,如刀如劍,劍氣刀氣橫飛,在與陸尋交手之中,劈砍在周圍的空地之上,爆發出一系列的夸張之景。

    或是巨樹倒塌,或是山石崩碎,或是水潭卷浪!

    總之,在兩人所戰之時,這里幾乎沒有一處完好的。

    倘若不是陸尋于邪皇還有些心思,收斂著,這里怕不是更加夸張。

    而就算如此,在遠處一直觀戰的幾人也是看的心驚膽顫,他們是親眼看著眼前這副夸張之景的發生之人,自是知曉,想要有這等功力,那需要多強的實力。

    幾人之中,除了豬皇,皆是面色變幻。

    而就是豬皇也是癡迷的望著場中戰斗,口中一直念叨著:“好劍法!……好刀法!”

    他的臉像是癡迷了進去,不管不顧的念著。

    靈兒也同樣癡迷的看著,她的小臉通紅,顯得很是激動,每到精彩之處,便會驚呼一聲,開心不已。

    “轟隆隆……”

    爆炸聲接連不斷。

    陸尋與邪皇的這一戰打了許久,最終還是沒能分出勝負。

    眼見于此,越打越暢快的邪皇,在疏散了心中一直壓抑的某些心思之后,卻是忽的顯得有些癲狂起來。

    手中兵器揮使的愈發顯得凌厲兇狠。

    他的表情也開始有些變幻,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

    劍上,明亮銳利的劍氣開始變得有些難言起來,讓人望而生怖。

    豬皇本還在細細癡迷觀戰著,此時眼見著邪皇手中所使,頓時臉色一變,口中驚呼道:“是魔刀!”

    眾人有些不解其意,卻也根本沒時間去詢問這刀法的名字細節,只是因為那邊的第一邪皇已然出劍!

    兵器與空中而轉練,仿若真的化為了一柄寬刀一般。

    一刀劈砍之下,刀上散出了狂厲的暴虐之勢,洶涌難擋

    這一刀,刀光幽幽,雖然不是那種明亮璀璨的凌厲劍光,卻有種攝人心魄之感。

    順著幽幽刀光之下,邪皇手中的長刀刀氣也是極為森森然,煞氣,殺氣,洶涌澎湃而出。

    “嗚……嗚……嗚……”

    颶風狂嘯著,連帶著他的刀上也像是有種嗚咽的劍嘯刀鳴之聲。

    在這聲劍嘯刀鳴之下,第一邪皇的臉變得有些烏黑,眼神也開始有些不對,整個人的氣勢陡然一邊。

    人在空中,刀氣揮使,猶如魔王一般!

    手中長刀也如當當正正的魔刀!

    豬皇在一旁看著的臉色都變了,陸尋望著此刀,臉色卻也開始有些變化。

    他顯得極為認真和嚴肅,是少有在他臉上顯現而出的表情。

    這點,只在他與曾經的無名一戰只是有過,此刻面臨第一邪皇,他也有這種面臨無名之感,那種境界的壓迫,那種實力的強橫,像是一般無疑!

    陸尋就此口中也是一聲輕喝!

    “劍落云天!”

    隨著陸尋的一聲輕喝,天邊落下一片云。

    云成紫色,覆壓半里,直接顯現在這生死門前。

    當云開始慢慢落下之時,陸尋手中的長劍也開始泛動,高高舉起,劍上劍光璀璨放亮,宛若驕陽一般。

    劍氣堂皇,與魔刀的刀氣相比,這劍氣有種望而心服之感,幾乎是生不出什么反抗之心。

    在陸尋的輕喝之下,這劍從空中慢慢落下。

    一尺,兩尺,三尺……

    看似極慢,卻有種獨特的韻味與極速,只是剎那,便與邪皇的魔刀相交起來!

    “轟————?。。?!”

    場中再次爆發出一股狂烈且恐怖的爆炸之聲。

    從兩人的身間,蕩出一股猛烈且滔天的氣浪,像是直接掀起所有??!

    這一刀一劍。

    便是要在這生死門前,一決生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波霸上演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