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篇 第五十六章、一探究竟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永久vip無縫瀏覽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反正這次的boss也該我單獨打,像是殿下那種救命程度的大buff,調查一類的瑣碎事情就不麻煩他了。

    今天出城,主要是為了去埋骨林一探究竟。

    我深知,以我目前的靈力,捉住白骨相公,暴力逼其招供什么的,還是有一定困難的。

    但是躲在客棧愁眉苦臉貌似也不是什么辦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所以九重天這次為了考察我的能力,特意不讓殿下插手么?”我牽著馬一邊在凄清的竹林里晃晃悠悠的走,一邊自言自語。

    仙鶴樓的小二說過埋骨林夜里去忌諱,可在我看來,這地方白天來也怪瘆人的。

    明明是盛夏時節,林子里的溫度卻低得讓人懷疑是不是踏錯了次元,由于竹子密密匝匝的,外面的陽光也照不進來分毫,偶爾傳來幾聲凄涼的鴉鳴,聽著讓人汗毛直豎。

    我左手牽著馬,右手死死握著化為折扇的火龍刺,眼睛還左右警覺打量著。

    走了半盞茶的功夫,終于找到了前夜與殿下騎馬經過的空地。

    白天看著原本要比夜里好些,可我遙遙看著空地中央的那顆大青石,心里還是有點打鼓。

    白馬很通靈性,被我隨手松了韁繩也沒有胡跑的意思,四外走了幾圈,垂下頭閉眼默默吃起草來。

    我一步一步走近大青石,左左右右的打量,不住小聲嘀咕,“白骨兄啊白骨兄,你害人究竟是著了魔道還是有冤情在身,你光是藏起來不說話,誰能知道究竟是什么緣由呢?”

    回想那夜經過竹林時做的噩夢,這白骨相公在夢里的最后哭訴得懇切,凄慘的模樣怎么看都像是個苦主。

    淮京城內食人事件死傷眾多,這樣殘忍的刑事案件,我怎么也無法跟那枉死的白衣書生聯系起來。

    正左轉右轉苦思冥想沒有辦法,背后的衣服卻被輕輕的扯了扯。

    我以為大白天(終于如愿以償的)見鬼了,重重喘了幾口氣,僵著身子轉過頭去,卻連半個鬼影都沒看見,一低頭才發現是那白馬正嘴里咬著我的衣帶拉扯……

    “馬兄你這是做什么?”我嘗試從馬嘴里扯回衣帶,大白馬卻依舊死死咬著,沒有松口的意思。

    ??

    我左右掙扎了幾回,又不能用沒剩多少的靈力虐待小動物。

    誰知越掙脫,這廝竟咬的越緊。

    “你這傻馬!本姑娘不大不小也是個仙,怎么連你也敢欺負我?”我和大白馬拉扯不過,隱隱有些惱火,終于破口大罵。

    而大白馬的表情卻很冷漠,嘴里咬著我的衣帶后退,我全程懵逼加掙扎,直到全程拖拖拽拽的,被拉扯進了空地后面的竹林,馬兄才送了嘴。

    我理了理被咬出幾道褶子的衣服,正揚起手要拍在馬腦袋上以明主仆有別,耳朵一動,分明聽見遠處隱隱傳來了車輪碌碌之聲,其中還零星夾雜著幾聲笑罵。

    聽口音,像是淮京本地人。

    咦?不是說這地方晦氣……淮京城里的人竟然還敢路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波霸上演一波中特